看到那段话眼圈顿时红了

8 7月

看到那段话眼圈顿时红了

8月3日开始的。虽然,启动仪式是8月7日在兰州举办的。8月3日,从西安出发,我先去了须弥山,那里位于相国寺四面崖壁的巨大佛像,在现实的风化和历史的沧桑中回转,震撼之余,有那么一丝佛性,在心头流转。

启动仪式,来了很多朋友,其中不乏从外地赶来的。我知道,对于接下来不可知的西亚之行,他们有点担心,但更多的是支持。现场,敦煌美术研究所所长侯黎明给我颁发了研究所研究院的聘书,并表示将在敦煌给我设立工作室。这是一个大惊喜!对于敦煌的艺术,我一直认为,怎么研究都不够!希望明年可以在敦煌办个展览,并在敦煌启动西行的第三季。

去年的西行,主要集中在国内路段,从西安到新疆阿克苏,沿着玄奘西行路,一路虔诚地对着只要有条件观摩的佛教遗存,一个一个瞻仰,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写生。今年,我继续开车,在第一周重复着去年的路线。绝对不是多余,这一路上的佛造像,怎么看、怎么画都不够!

8月8日,从兰州出发后,我再次来到张掖。和拥挤的丹霞地质公园相比,我宁愿呆在大佛寺长达35米、世界最大的卧佛下写生。外面骄阳似火,佛身下,凉意习习。冥冥中,佛在照顾着每一个虔诚的民众。

不管对玄奘法师,还是我,西行路上,敦煌是个极其重要的地方。8月10日晚上,侯所长等人背靠鸣沙山,顺着大漠的凉风,为我们办了场豪情飞扬的大漠雅集。一曲笛子独奏,异域曲调悠扬。他们说,为我壮行。

隔日,当然依旧是莫高窟。不过,最近的莫高窟实在太热,有些洞窟因为“二氧化碳超标”而关闭。想想以前,工作人员临摹壁画,还穿着军大衣。在莫高窟,我看到一段话,那一瞬间,我想我的灵魂被深深触动了,鼻子一酸,眼圈顿时红了,我必须要和每一个关心我的人一起分享:这一段无论用多精彩的文字都难以详述的历史;这是一个无论用多少时间都不能讲完的故事;记忆中几百年前的荒芜犹存,来自一个世纪前的伤痕宛在;风,从千年隔壁吹过;梦,从净土天国洒落;穿过这片充满传奇又无比脆弱的土地,一群怀揣梦想又激情昂扬的人,筚路蓝缕漫漫求索着……” 李阳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