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阅兵专用车曾投入上百亿也曾停产提到它的故事投资人的眼圈红了

8 7月

曾是阅兵专用车曾投入上百亿也曾停产提到它的故事投资人的眼圈红了

在上任一汽集团董事长的第49天(9月21日),徐留平出现在红旗新H7发布会的现场。虽然看上去踌躇满志,神采奕奕,但从他对上任天数的精确计算来看,过去的每一天对他都是难忘的经历。

9月18日,一汽集团召开深化改革工作动员会,宣布对组织结构和人事进行重大变革,共涉及28个部门的一把手,媒体普遍将之冠以“一汽大换血”之名。此外,一汽集团还在当日宣布,将由总部直接运营红旗品牌“研产供销”的全价值链过程,保证最优势资源向红旗倾斜。

这已经是一汽集团历史上第四次振兴红旗,也被视为徐留平重振一汽的重要内容之一。徐留平在9月21日晚上的致辞环节表示,一汽集团将把红旗品牌打造成中国第一豪华汽车品牌,年底之前将发布红旗品牌的发展战略。“今天上市的红旗新H7,无疑是红旗新战略的前奏和哨兵。”他说。

张平(应采访对象要求,此处为化名)从18年前开始做一汽经销商的投资人。谈到一汽往事,他的眼圈红了,有些哽咽,“一开始就是做一汽出身的,你说是跨不过那个情结也好,还是胆子大也好,主要是舍不得……投资人,也不是完全以利益为最终诉求的。”

外界报道称,徐留平为重振红旗立下了“军令状”,而张平也在进行一场新的“豪赌”。2013年底,他曾在某城市的万达广场,“寸土寸金的地方”,租下600余平米打造“红馆”,耗资上千万。目前,他一举申请了三个红旗的4S店,希望覆盖一个省份的市场,“我本来准备建四个,但第四个没给我批”。他说,自己不想将市场拱手让人。

从诞生至今近六十年里,红旗轿车多次出现在国庆阅兵仪式等重大场合,伴随几届中国最高领导人,走过长安街的画面,在几代中国人记忆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在中国经济突飞猛进之时,红旗品牌的命运之路却并不平坦。

1983年,相关领导透露了高层关于红旗牌子不能丢的想法,一汽首次着手重振红旗。1988年,一汽掌门人耿昭杰决定走“多快好省”的道路,以奥迪100为参照,使用其底盘,外形上也与奥迪100如出一辙,取名“小红旗”,“弃官从民”,主打平民市场。但“小红旗”并未受到市场认可,还一度成为了出租车的使用车型。

首次重振红旗失败后,接替者竺延风于2006年,试图推动红旗汽车重返高端品牌,再次重振红旗。

2006年,红旗HQ3量产上市,定位高端豪华车型,“弃官从商”。无奈的是,HQ3实际上是日本丰田Majesta的贴标车,国人内心因此受到伤害。公开数据看,2006至2010年,红旗分别售出5408台、2830台、2784台、333台、193台,而2011年,红旗仅售出2台汽车。

2010年,红旗盛世(红旗HQ3后来改名为“红旗盛世”)停产,徐建一升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开始推行“红旗复兴”项目。2012年,一汽宣布在“十二五”期间将再投入105亿元,进一步提高红旗产品的研发能力,丰富产品系列。2013年,红旗瞄准公务车市场发布H7,并推出城市展厅“红馆”。但最终H7没能一炮打响,不得不巨幅降价出售,“红馆”模式也难以为继。

2012-2015年,红旗汽车销量依旧没有突破,公开数据显示,分别为138台、2984台、2721台、5044台。期间,一汽集团贪腐案陆续爆发。2015年,时年62岁的徐建一出席完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会后,在吉林团的驻地金台饭店被直接带走;2016年,他被检方指控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受贿1200余万元;最终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

2015年5月7日,徐平调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上任之初就明确表示:红旗是一汽的金字招牌。

徐平执掌一汽的两年多时间里,红旗事业部被正式批准成立,与红旗品牌原来归属的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00800.SZ)成为平级单位。2016年9月,一汽轿车发布公告,拟将红旗出售给控股股东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行业人士看来,剥离红旗,有助于红旗的独立发展,也有助于一汽轿车提振部分业绩。

2017年8月2日,“双徐”对调,一汽集团被交付于徐留平手中。对步入“徐留平时代”的一汽来说,重振红旗也迎来了新的希望。在9月21日的发布会现场,一汽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布置一个专门的展示区来回顾红旗品牌的历史,或许对徐留平和一汽来说,轻装上阵更重要。

虽然现场并未对新H7的产品功能、价格等作进一步介绍——这些信息,通常被视作一场新车发布会的“标配”,但张平告诉本刊,“新H7 价格没变,新车已到店开始销售”,新H7较上一款产品有一定提升,官方资料上写有100多项改进,质感、外观、内饰都有提高。就驾驶体验而言,“新H7确实比原来好多了,但还是缺乏一点合资品牌的感觉”。

除了红旗,一汽集团旗下还拥有奔腾、夏利、森雅等自主品牌,张平也是奔腾4S店的投资人。他提到自己与徐留平交流时,徐表示,希望把奔腾做成“很强势的自主品牌”。

他告诉本刊,徐留平上任后曾举行过一次面向投资人的产品分享会,以提振投资人信心。产品分享会展示了两款奔腾的新车,“新产品很神秘,跟以往产品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是轿跑的风格,更有动感,更时尚。”在他看来,新车颇有奔驰的感觉。

但让他扎心的是,据说新车要等到2018年底才能上市,在此之前,经销商的生存只能依靠现有产品勉强维持。

他预计一汽或许会采取“保网”措施,“如果没有的话,经销商的心都散了”。他提及早年奔腾上市,北方的经销商能挣钱、南方普遍亏钱,一汽主动对南方经销商进行了补贴,“那个时候它的行为挺不错的”。

事实上,被寄予厚望的徐留平,以重振红旗为着力点,继而需重振的是整个一汽集团。

从2011年至今,一汽轿车增长乏力,营收和营业利润多次出现负增长,其归母净利润在2016更是降至负数。据其2016年报,报告期内,一汽轿车实现整体销售19.35万辆,较上年减少17.97%;实现营业收入约227亿元,较上年减少14.83%;营业利润约-11.6亿元,较上年减少1634.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9.5亿元,较上年减少1902.38%。

早在2007年,一汽集团就被上汽集团超越;随后在2010年,东风集团再将之超越。从那之后,一汽在乘用车销量排行榜上长居第三,而排名第四的长安汽车还在紧追不舍。在2017年的福布斯世界500强榜单中,一汽集团以营收647.8亿美元,利润24.1亿美元,位列第125名。与此同时,上汽和东风汽车分别位列第41名和第68名。

对徐留平来说,疏通盘根错节的内部体系、打破固有利益格局、改善人才保有和输入等问题,非朝夕之功和一己之力可以解决。而且,一汽集团启动整体上市的关键一步——设立一汽股份,早在2011年就完成,但随后贪腐案相继爆发,子公司一汽轿车、一汽夏利同业竞争问题又一直未能解决,上市计划一再推迟。

有媒体报道,徐留平到任后,曾提出一个月内摸底一汽集团,两个月内给出改革发展方案,三个月内付诸实施。此后,他不间断地开始走访技术中心、红旗公司、一汽轿车、解放公司、一汽-大众等,每晚听取不同职能部门汇报,以及与各子公司管理层进行“餐叙会”式的工作交流,“711工作模式”自上而下开启。9月18日的深化改革工作动员会,也被评价为“力度之大,涉及面之广,影响之深刻和深远,前所未有”。

“我也很担心。国有体制和其它体制是不一样的,这个船大了还好掉头吗?这是我们担心的,但是我们不能这么跟他说。”张平说。

“一汽枝树太大了,根也太深了。”他感叹道,“但我看他们动作也很大。现在有几千人都在洗牌,洗完之后我想整体的面貌会改观。”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